WOW 通灵学院剧情是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巴罗夫家族是一个迷一样的庞大家族,他们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天灾以换取报复洛丹伦王国,他们都疯了...他们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意志,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巫妖王的奴仆.

  奥特兰克王国的巴罗夫家族是一个掌握着奥特兰克山脉以东广大土地的富庶家族,布瑞尔,塔伦米尔,凯尔达隆,南海镇.这些地方都是他们的封地,他们的财富多的可以与奥特兰克王族相比,他们有着阿拉希人的血统,家族中的人们居住在凯尔达隆郡--这一阿拉希民族的旧城堡中.延续着这一古老而又高贵的家族血统.

  一次恶魔战争的爆发彻底的改变了奥特兰克王国,也改变了这个家族的命运.背信弃义的奥特兰克国王向兽人大军投诚,向联盟的军队发起了反戈一击,他们不断的在联盟控制区煽动农民暴动.叛军一再地侵扰希尔斯布莱德一带的达拉然王国军队,使他们不能支援在南面作战的联盟海军.

  在光明使者乌瑟尔的支援下,盘踞在达拉然的叛军很快被击溃,而奥特兰克王国的残存势力则逃到了位于达隆米尔湖中的巴罗夫家族的属地,凯尔达隆.巴罗夫家族此时站在了洛丹伦联盟一边,他们配合银月城的精灵舰队,突破了企图封锁达隆米尔湖的兽人军队包围,将这些反叛者交予了洛丹伦联盟.

  很快的,奥特兰克王国的行为引起了达拉然法师的愤怒,达拉然迅速而又果断的派出军队,彻底的摧毁了奥特兰克王国,并将整个奥特兰克王国夷为平地.但是对于巴罗夫家族,他们饶恕了这个奥特兰克曾经的贵族.

  战争很快结束了,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做出了最后的判决,对奥特兰克遗民巴罗夫家族,剥夺其在布瑞尔,塔伦米尔以及南海镇的统治权,将这里作为对兽人监狱敦霍尔德堡的支援要点.这一事件严重的损害了巴罗夫家族的利益,他们开始诅咒泰瑞纳斯,同时,奥特兰克王国幸存下来的贵族,他们极端的仇视巴罗夫家族,在他们看来,王国的是被这些人葬送的.此时的巴罗夫家族只能背着变节者的名号与无尽的诅咒与怨恨孤独的守在凯尔达隆,这座孤岛上.

  我来到了巴罗夫的庄园,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在这里我遇到萨克霍夫夫妇,他们告诉了我生平听到过的最恐怖的故事。

  “你好,年轻的小姐,我是艾瓦·萨克霍夫,这是我的丈夫卢森。当然小姐,我们曾是巴罗夫家里的仆人;现在那里被称为通灵学院。我那时是女仆的领班而卢森是主人巴罗夫的男管家。我们为巴罗夫家族工作了数十年,直到……”

  “嗷,真是太可怕了,小姐,巴罗夫的家里从前充满生机,充满活力,这个庄园是巴罗夫家庭在他们遥远的王国里主要的住所。”艾瓦接着说道,“卢森和我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巴罗夫家庭变得低沉而沮丧。偏执、妄想和暴怒笼罩着主人和小姐。而夜里,我们能听到巴罗夫夫妇在卧房里争吵,根据我们了解,他们的贪婪毁了他们,可以这么说。”

  “我们猜想,巴罗夫家庭为了保护他们的财宝以及生前死后对土地的所有权,他们与一个名叫克尔苏加德的人类法师达成了协议,克尔苏加德拥有强大的法力。”

  艾瓦战栗起来,“协议中提及通灵学校:这里将成为诅咒神教中的地方,变成他们的首府。随着时间的推移,巴罗夫的房子变得渐渐衰老….甚至扭曲,黑暗开始笼罩整个家族,已经不可能进行维护了….”

  “去哪儿呢?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所知道的全部就是这些,最终,我们与巴罗夫失去联系,并从房子里赶了出来。我们不知道其他仆人出了什么事,只听到有尖叫声、痛苦的尖叫声!”艾瓦继续哭诉着说,“知道我们无路可逃,卢森和我被迫藏进了我们的住处,在白天,当许愿相对安静时,卢森会溜出去弄点食物和喝的东西。”

  “我们这样持续了六个月,看到房屋经理了令人恐惧的变化,肮脏的怪物随意在庄园里漫游,随身携带着各种与仪式和祭祀相关的用具的黑暗信徒遍布在每一寸地方,我们知道我们躲不了多久了。”

  “正如所料想的那样,我们被发现并抓住了,他们剥掉了我们所有的衣服,并把我们放到一滩鲜血中,我们坐在那里长达数天,赤身裸体,胆战心惊。”

  “限制?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比栅栏和镣铐更加能够限制住人啊!年轻的女主人,亡灵包围着我们,不断用恐怖的动作折磨我们。最终,他来了,他自我介绍叫瑟尔林·卡斯迪诺夫教授,我们都把他叫做‘屠夫’!”

  “我们最后弄清喊声从哪里传来的了,屠夫让我们见识到闻所未闻的痛苦,他把我们用于无数试验中,试图制造一场瘟疫。日子过去了数星期,要不是那个残忍的混蛋用法术维持我们的生命,我们第一天就已经死了。”

  “这真是残忍的行径!”我愤怒的说,但这屠夫的邪恶行为并没有结束,艾瓦接着讲了他们后来的故事。

  “屠夫说起‘无辜者的鲜血’和他的黑暗主人‘基尔图诺斯’以及他会如何满足他主人的欲望。最后,这个怪兽完成了他的实验,我们被耗干了生命,我们的灵魂被打碎了,死亡的甜美的拥抱靠近了,我们张开双臂欢迎它,但是,在他极端的残酷中,屠夫把我们从死亡之门中复活,我们被活着仍进他贪婪的食尸鬼之中,他笑着看我们被魔鬼吞噬…..“

  艾瓦渐渐平静下来;“我们什么都没感觉到,我们的灵魂在这里,在地狱,在找到我们的尸体并让灵魂安息之前我们不能离开。年轻的女主人,您能拯救我们吗?”

  我坚定的说:“卡斯迪诺夫杀死了数千条生命,他必须得到惩罚,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我会找到他,让他也尝尝他给那些无辜者带来的痛苦。”

  艾瓦感激的跪在地上:“谢谢年轻的女主人,我恳求你能在杀死屠夫之后并烧毁我艾瓦·萨克霍夫和卢森·萨克霍夫的遗体。”

  灰暗的地下室现在已经成为了诅咒神教的秘密据点.此处由巫妖莱斯.霜语所掌管,这个巫妖就像克尔苏加德一样,是出于自愿的成为了巫妖王的仆从,用他的灵魂换来了永恒的生命.他在克尔苏加德离去之后担任了通灵学院的校长.而黑暗院长加丁则为诅咒神教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学员.

  巴罗夫家族的主人,阿历克斯·巴罗夫,固执的徘徊在墓室中,他看着手中印有巴罗夫家族徽记的长剑,他已经成为了巫妖王的奴隶.他知道他中了克尔苏加德的圈套,但是他并不能做出任何有违巫妖王意愿的事情,也许有一天,有一个人可以把他从这深渊中解救出来..

  伊露希亚·巴罗夫,孤独的矗立在一堆亡灵法师之间,或许只有她的父亲才能够明白她苍白的双手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了,她已经成为了一名亡灵巫师,她正在等待着巫妖王的召唤,去召唤她前往亡灵天灾的圣地.

  詹妮斯·巴罗夫,女主人疯狂地解剖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灵魂,我需要更多的灵魂.她已经成为了一名天灾军团的通灵师.她不再是那个巴罗夫家族的女主人,在她疯狂的眼中,那些没有灵魂的僵尸才是她唯一的朋友.

  维尔顿·巴罗夫,阿莱克斯·巴罗夫,这对曾经的兄弟现在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了.他们延续着巴罗夫家族对于财富与土地的贪婪渴望,他们无时不刻不想着杀死对方,来得到那些已经不存在的统治权.

  就像他们的家族一样,他们通过出卖背叛自己的亲人来获得利益,尽管,这些利益根本是不存在的